主題展區

座談會—深海奇遇

o4

 

座談會邀請不同界別的海事學者、從業員及學生,一起探討中國近年的海事成果。

呂錦山教授:「廿一世紀的一帶一路,領域非常廣泛。其中空運和海運現時的比例,是一比九十九,換言之,海運在中國國際出口中扮演重要角色。在世界船隊排名上,中國和香港加起來約佔全球比例百分之十四,全球排名第二。港口發展方面,全球三十大港口,中國佔了十個。而世界十大港口中,六個來自中國。可以說,在集裝箱、散裝數量、港口成長量和船隊規模來說,中國亦位列前茅。」

黃卓威先生:「對年青人來說,開始時是很難會夢想自己投身海洋事業發展。但聽了劉先生的分享,相信會有更有更多年青人投身海洋事業。香港沒太多機會 ,如有機會投身國家海洋事業,是很好的出路。」

o5
o6

 

衝破深海感受

楊昊小姐:「首次深海探索的感受和經驗是怎樣的?」

劉心成先生:「第一次深淵科考是去年7到8月,蛟龍號下水四年來,那次首回潛到7,020米深度,指揮部人員都互相擁抱,總指揮眼淚也流出來。創造一個世界紀錄不是撿回來的,是拼回來,掙回來的。探索深淵過程非常艱辛,面對危險過程,需要團隊力量戰勝很多困難,包括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困難。我們還要沿着這條路走下去。」

現場觀眾:「下降到7,000米深度需時多久?」

劉心成先生:「下潛深度每1,000米約半小時,7,000米就是三個半小時,上來又需要三個半小時,前後合共七小時,再加水下工作五小時。」

現場觀眾:「由水面下潛至7,000米深,身體有何反應?潛航員期間吃甚麼?怎上廁所?」

劉心成先生:「下潛前一天,被選上的潛航員基本上吃流質食物,不會吃很飽;第二天早上不吃飯,因為不像航天員可以有休息的地方、有衛生間,潛航員只有一個載人艙,裡面是一個圓球,面積只有兩米一,而且有很多設備,所以沒辦法上廁所,如果肚子不適就由後補人員代替。」

現場觀眾:「潛水器抓了九千多隻生物,牠們離開深海高壓後身體有否變化?例如變形或甲殼爆開?」

劉心成先生:「端足類鈎蝦沒有這種狀況,牠們在海底是活的,上來就死掉了。我們馬上進行處理,用負八十度的冰箱把牠保存起來。獅子魚則有這種情況,因為海面壓力相對小,牠們上水面前肺部和肚子已經爆了,上來後九條魚中約有四條肚子爆開了,另外五條肚子會變硬,但沒有爆開。」

現場觀眾:「海洋佔地球百分之七十面積,我們該怎樣保育她?」

劉心成先生:「保育海洋是全球性話題。我們早前於南海做的潛水器試驗,在3,500至4,500米的海底到處都找到垃圾,不僅對魚類,對潛水器下水安全都構成問題。現在,潛水器下潛速度有時要非常慢,以免垃圾纏到推進器。人類要保護海洋,要在立法方面不斷完善制度,同時加強教育。」說的沒錯,否則深海探測科技怎樣急速發展,相信也跟不上深海日益污染的速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