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題展區

座談會—共建香港創科生態圈

s

 

在沈南鵬分享三個創科界的成功創業個案後,座談會請來本地各個推動創科的組織代表,與沈南鵬共同探討香港的創科生態、發展方向,及未來目標,期望整理出明確、高效、可持續的推動藍圖。

 

當下創科生態

主持人張澤松博士:「現時有多少企業,在科學園和數碼港的幫助下成功孕育岀來?」

黃克強先生:「科學園的培訓計劃旗下現有267間公司。成功例子很多,例如水中銀,用發光魚檢驗有毒物質,是城大學生的研發成果。這公司現已吸很多投資者。另一間是運輸公司lalamove,現籌得數千萬美金資本。」

林向陽先生:「讓我分享土生土長香港人的創新例子。一是GoGoVan,2013年三位剛畢業的大學生來到數碼港,申請我們的創業基金,約10萬元。他們申請時,手上只得三張PowerPoint,但我們覺得他們很有熱誠和默契。他們不是從事運輸行業,且沒有資金,但短短三年,不斷學習不斷成長,創辦人Steven 已由一名『公屋仔』躍身成跨區跨國CEO。」

「另一例子是香港人的電子錢包TNG,現已籌得1億1千1百萬美元。剛成立時,TNG受媒體攻擊,加上當時內地已有很多電子錢包的應用程式,例如支付寶,創辦人江慶恩要擊敗很多巨人,還要在金管局申請牌照,但他沒畏懼,投資整副身家。當TNG推出首個星期,用戶下載率不理想,江慶恩即時轉移方向,對準菲傭印傭的目標用戶群,將TNG推到東南亞國家。現在,TNG每月約有七億港元交易。從上面兩個例子可以看到,要成功創業,定要堅持。」

 

多元培育平台

張澤松博士:「HKX平台邀請很多教授參與,他們如何扶助創業者? 」

陳業裕先生:「現在平台約有20位導師,這些專家具不同領域的專業,例如人工智能及大數據等。他們有著深厚的專業背景,有些更具實際創業經驗。他們了解不同行業的前景,可輔導創業者選擇合適的創業方向,亦能幫助創業者為旗下產品及服務作出定位。產品定位合適及明確,業積才可往前走得更好。」

「除此,我們不少導師具創業經驗,可協助創業公司規劃架構;加上教授擁有廣寛人脈,能物色創業夥伴。更具意義,是導師會在這些初創公司投放資金;每個計劃的兩位導師,其中一位更有機會成為公司管理層。希望我們的導師,可讓香港創業者少走些歪路,更快取得成功。 」

 

張澤松博士:「浩觀在香港從事科創推動、教育和投資已久,如何令三個範疇互動發展? 」

馬衡先生:「浩觀在創科教育和人脈上做了很多工作。我們的理念很簡單,就是要重現香港的創業精神。而要實踐這理念,就要投資香港公司。我們的工作共有三個部分,第一是將8千萬基金投資不同初創企業,暫時我們共投資11間公司,一半由香港人創立和在香港發展。第二部分,我們聯繫很多創業人士,其中開設的「創業雷台」,給我們的會員分享旗下公司的發展方向;經審視後,觀浩向其中200間公司投資逾9億4千萬。第三部分,我們讓大學生到初創企業實習,讓他們了解初創公司的實質際運作。」

 

張澤松博士:「在創科創業路上,香港和內地人士有何過人之處?有沒有內地人士來香港創業?香港人到內地創業又有何優勢?」

張慧施女士:「不少香港人對內地創業環境了解有限,啟迪環球作為清華啟迪在香港設立的初創平台,我們希望幫助香港創業者更了解國內情況。過去兩年,我們和不同夥伴、孵化器和政府機構一起推廣,兩年間助香港創業者孕育超過100間國內企業,很多公司都透過我們了解國內不同行業龍頭的優勢,我們也向他們提供專業技術支援。」

「另一方面,近年很多國內人士在港升學,不少在畢業後繼續留在香港創業或工作。他們將專業知識留在香港,並透過他們的網絡帶動本地創新,造就不少由內地人、香港人和外國人共同創立的初創公司,這正好體現香港由來已久的核心價值。 」

 

f
f

 

創意創業 面向國際

張澤松博士:「本地近年湧現很多創意單位,目標成為全球知名品牌,當中有沒有必經階段或捷經? 」

曾昭學先生:「元創方是環球較罕見的創意中心。一般創意中心是閉門讓設計師和藝術家創作;元創方則對外開放,當中約有百間設計公司,成立三年半以來,共1千1百萬人參觀或約見設計師。成立元創方,是我們覺得普遍的香港商場,只招攬千篇一律的國際品牌;但其實,香港創意產業人才在亞洲具很高水平,很多時可與日本或韓國相提並論,可惜香港一直缺乏商業平台,給設計師發展獨立品牌。 」

「要扶助本地設計陣營發展創意品牌,我們第一年先讓設計師打好基礎。一年後,當他們公開設計過程,及將產品展示給遊客和大眾時,他們會發現很多問題需要解決。設計師沒營商、人力資源管理和產品推廣的經驗,這時元創方會助他們加深他們對商業運作的認識。再過一年,當設計師把生意穩定下來,便可考慮開分設店。有些設計師更得到商場招手,獲邀到商場開店。而這時他們便要面對第二個挑戰,學習怎樣管理第二分店,甚至第三分店。」

「要助本地設計進一步面向國際,兩年前,我們開始想:設計師單單在元創方闖出名堂並不足夠,我們便帶設計師們走遠一點,到東京及首爾,觀察當地民眾對香港設計品的反應,發現反應不錯。半年後,我們再帶設計師們到紐約巴黎,今年更到訪米蘭參加當地展覽。這些都是買家與設計單位的交易展場,買家會確實地下單,所以參展競爭激烈,一個容納200多個攤位的展覽,隨時接收3、4千名設計師申請參展。可以想像,甄選過程相當嚴謹,例如巴黎的高水平展覽,大會會先看設計師在巴黎的參展履歷。那本地設計師可能先要在當地不同展覽參展三次,才符合入選資格。舉例若每半年參展一次,過程便歷時一年半,而且每次參展費高達6六至7萬元,時間與資金的成本實在高昂。」

「為加快效率,我們直接向展覽主辦單位推廣,向他們展示我們旗下設計師的產品,並建議每年至少派4至6立設計師參展。例如現在我們共有10個設計師在巴黎參展,下月上海舉行的展覽,更將有19名旗下設計師參與。短短兩年間,我們匯集香港的設計師力量,再大規模將他們的設計面向國際,讓世界各地的買家欣賞到本地設計師的產品,繼而下單,把香港設計的聲譽打響。」

 

創科平台 從競爭中協作

張澤松博士:「從以上分享可知道,香港在科創、社創、藝創做了很多工作。在座不少出席人士都有意創業,嘉賓是否覺得你們各自的平台是競爭對手?」

陳業裕先生:「我們HKX旗下有兩個組織,其一是共創空間,得到信和及新地支持,我們可給予空間讓初創企業使用。我們不是把這些空間租出去,所以沒有競爭關係;我們和科學園、數碼港更是很好的合作夥伴。不過從另一層面看,我們投資了科學園的公司,他們就會從科學園搬出來;同時我們投資的兩間公司,因為需要生物實驗室,又正準備進駐科學園。所以從共創空間的角度看,可以說是具競爭或沒有競爭。」

林向陽先生:「我認為創業者應該發掘所有能幫助自己創業的資源,包括政府、科學園及數碼港的資源。大家不用擔心我們會否出現競爭,最重要是創業者能尋找不同資金。現時各個平台的關係是合作多於競爭,例如我們和科學園共同推動很多活動,令力量變得更強。又例如,浩觀接洽了某些創者業,會轉介到我們數碼港,在我們作出支援後,他們又會回到浩觀;而HKX亦會投資我們支援的公司。整個創業生態系統需要很多持份者,扮演不同角色,最終都是希望擴大創業市場。」

馬衡先生:「我們的工作,均需要不同平台參與。若學生希望得到創業體驗,我們可協助他們到不同公司實習;如果初創企業需要融資,我們可直接投資,或尋找我們不同的伙伴投資。」

黃克強先生:「我們和數碼港是半官方機構,目的是創造香港創業生態圈,創業者在科學園、數碼港或其他平台發展,我們同樣支持,最重要建立發展空間,​謹記我們不是地產項目。」

張慧施女士:「香港的創業生態環境,需要大家一起合作搭建。無論提供共創空間或投資,還是以上兩方面同時進行。我們現在不是爭奪收成的階段,我們在播種,一起合作可以提升效率,所以現在不存在競爭關係。」

曾昭學先生:「我相信在座所有嘉賓,都全心全力為香港服務。愈多機構扶助,整個創業生態環境才會愈好。我們元創坊是慈善機構,唯一目標是令香港的創業環境活躍起來。元創坊過去較集中推動設計師創業,其他文化或時裝基地,隨後亦慢慢在元創坊出現,例如下年開放的中央警署。另外也有私人公司成立慈善機構,扶助本地設計師。我們樂見香港只愈來愈多創意中心,這樣就會有更多人欣賞到香港的創意活力。我們和科創也有很多結合的部分,例如互聯網平台便需要平面設計,物聯網也需要很多產品設計。只要我們這些平台共同攜手成長,就能幫助香港發展。」

 

s

 

沈南鵬:三式推動創科

張澤松博士:「沈先生剛分享了三個創科故事,也想向你請教,哪三件元素對推動香港創科創業發展至為重要?」

匯集各地人才
沈南鵬先生「第一個我感覺是人,環顧全球成功企業,說到底就是有一批有創業理念有想法的人。當然,我們還需要不同的人,如創業者需要導師,也需要技術提供者,但最重要還是年輕人走出來做創業的領頭羊,要有一批人願意放棄傳統職業,不再去大公司工作,願意嘗試承擔風險,同時有所擔當,我認為這樣的人最寶貴。所以社會各這個層面應該去鼓勵這樣的人,比如我們應該有媒體鼓勵這樣的人走出來,也希望政府開通一些人才通道,讓這些人留下來。比如香港每年有很多大學的和研究生,優秀的畢業生,那麼不管是香港本地的,大陸來的,還是外國來的,如果他們有創業想法,能在香港創業,就應該把他們留下來,讓他們有發展的空間。」

創立創科學院
沈南鵬先生「第二,要為創業做好準備,教育很重要。回想我從小接受的教育,令我一直按照較傳統的思維做事。直至大學才有機會嘗試新東西,我一直非常感激這機會。而今天,全球強調STEAM,香港是欠缺的,政府可成立專門的初中、高中。」

「另外,培育也重要,我們成立的Hongkong X,未來也會在這方面做點工作,暫時把它命名為“X plan”,『X計劃』。這其實是與『團結香港基金』交流後得到的啟發,我們每年收到很多商務計劃書,在剛過去的九個月,我們投資了其中十數個計劃;至於其他有潛力的,『X計劃』未來會給與贊助,不是商業投資,這些公司還在發展初段,只希望它們能走下去。」

「另外,很多有技術人才不知怎樣將技術轉化成產品,再商業化。這是兩個全然不同的範疇,尤其要成立企業,便要懂得發展及管理企業?我剛才分享王興和張一鳴的例子,他們很幸運,失敗過後仍能繼續創業,但我們總希望將失敗的情況減至最少,那麼針創業培訓便非常重要。我們也在物色中國在這方面做得非常成功的培訓機構,希望把它們引入香港,給初創企業的CEO們針對性課程。這個在MBA可能學不到,MBA針對大公司。希望事情具體化後,我們來詳細談這個『X計劃』。」

推動引導基金
沈南鵬先生:「第三個,資金蠻重要。我感覺只要有好的人才,資金一定會蜂擁而至。其實過去一年,我們HongKong X有很多競爭對手,我感覺挺好,大家共同把這個生態體系打造起來,所以資金一定會來香港。不過政府還可做點事情,中國有『引導基金』,政府把資金投放在每省市甚至區裡面的這些基金,給創業者資源推動創新、創業。這是非常好的方式。像蘇州今年成為中國創新藥物最成功的重鎮,就是過去十年,蘇州市政府在專門針對創新藥物的『引導基金』下工夫而取得的成果。香港可學習借鑒,畢竟財政盈餘還是非常可觀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