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家論壇

政 / 商 / 學 / 研界別 共建創科生態圈

c
 
十天過去,「創科博覽2017」正式閉幕。逾11萬人次進場,較去年上升57%,正好代表全城踴躍參與的博覽閉幕之際,亦是香港凝聚及發放創科力量的新開始。在這創科里程重要時刻,博覽閉幕典禮特別舉行《開創未來-為香港喝采》論壇,邀請香港政、商、學、研舉足輕重的嘉賓,分享共建香港創科生態圈的整體藍圖。
 
論壇由團結香港基金副主席馮國經博士的主題演講揭開序幕,再由港科院創院院長暨博覽顧問組召集人徐立之教授主持論壇,出席嘉賓包括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先生,香港浸會大學校長錢大康教授,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副院長盧煜明教授,及團結香港基金副總幹事兼政策研究院主管黃元山先生,一起共商創科遠見和願景。是次論壇,大會特別擬定六大問題,就創科各個範疇,出席嘉賓咨詢針對性意見。

政策—八大方針
徐立之教授:「香港創新及科技局年多前成立,較同類型的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晚了19年。香港如何急起直追?」
 
楊偉雄先生:「是滯後,亦正全速迎上。特首早前宣佈的八大創科政策,所有司局長均認真看待;而快將推出的司政報告,相信亦會看到新方案。不過我想說,我們的目標不是要追過任何地區,而是要令創科真正惠及本地民生,帶來就業機會。早前創科局已在本地投放180億資金,亦預留100億儲備,全力推動創發發展,這些成果相信將慢慢浮現。不過更關鍵的,是大眾對創科文化的認同與期望,只要凝聚全民創科氛圍,我們絕對可迎頭趕上。」

商業—開通上中下游全面推動
徐立之教授:「有專家預計,傳統行業將被科技淘汰。金融業作為傳統行業,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會否受到動搖?」
 
馮國經博士:「創科的確後浪推前浪,而且影響力愈趨加快。要全面掌握創科帶來的機遇,我們除要反應迅速,亦要接通創科在社會發展的三大層面-包括上游:研發全新創科成品;中游:推動創科成品產業化;下游:抓緊科技催化的全新商業營運模式。這三方面的接通,不限於香港,還要放眼中國以至國際的上中下游創科層面。」

科研—公司化產業化
徐立之教授:「盧教授研究的無創產前檢驗,近年在生命科學範疇取得重大成果,奪得被喻為『中國民間諾貝爾獎』的未來科學大獎。盧教授可否分享多年來香港科研產業化的生態?」
 
盧煜明教授:「我1997年回港從事科研工作,當時發現孕婦的血漿內,存在大量嬰兒DNA,自此便一直進行這方面的研究。那時香港的科研資源不足,但資金對科研很重要,否則難以和世界頂尖的科研團隊競爭。我曾申請經費,但遭佢絕,直至1999年,董建華先生創立創新科技基金,那是首次得到較龐大的資金,支援我的研究工作,往後亦得到其他資助,終可將技術推出。」
 
「不過問題又來了,九十至二千年代,教授開設公司,將科研成果產業化的做法並不普遍,感覺好像偏離教學與科研層面。當時只有將科研成果轉移給國內公司,結果無論經濟利益還是科技成果,都不屬於香港。於是我們決定開設自家科研公司,起初不懂營運,幸得前創新科技署鋪路,開拓律師及會計師等人脈。但一直營運以來,發現本地就智識產權,尤其是專利權的保障意識不足。今後若香港要成為創技樞紐,司法界需累積更多相關經驗。只有客觀條件完備,才能吸引更多學生投身科研工作;亦只有更多學生做出成績,才能吸引更多後來者投入科研與創科。」
 
c
 
教育—推動創新
徐立之教授:「社會有個流行說法,香港學生普遍較現實往錢看,傾向選擇修讀收入及回報較高的科目,如何改變這局面?」
 
錢大康教授:「要明白,現時六成大學生是本地家庭第一代的大學生,他們抱有這向上流的心態無可厚非。這方面不用刻意改變。要重整的,是根本性的教育結構。創科牽涉的範疇較猍窄,蹤觀現時對STEM或其中學科感興趣的,都以男生為主,這不是全民教育。相對創科,我較喜歡創新一詞,更廣義。麻省理工每年的畢業生,平均在市場成立約一百間公司,其中超過一半以創新作旗號,科技只配合創新業務。所以要社會全面發展,我們應擴闊教育金字塔的最底層,推動創新而不是創科。」
 
馮國經博士:「十分贊同。麻省理工校長最近發表演說,認為大學不止從事教學與研究,還要將科研成果帶入社會造福人群,才達稱得上達到目標。這是很新的概念,我認為本地大學亦應將創新定為教育的長遠目標。香港具有尖端科研人才,但這不足夠,還要推動社會中下游,將本地科研成果發揚光大,甚至將國內及環球的科研成果帶入香港產業化。」
 
金融—科技化革新
徐立之教授:「香港是國際著名金融中心,為何金融科技不發達?內地人現在已不用帶現金上街,一部手機便萬事通行。反觀電子錢包在香港並不普及,最多只有八達通。香港如何在金融科技上迎頭追趕?」
 
黃元山先生:「香港的情況不是想像中落後。不過整個國際金融形勢正隨著科技而改變,若我們不順應這大氣候,不但創科方面滯後,金融業可能亦受牽連。要改善情況,先要了解金融科技包含兩部分,第一是金融,這方面我們的人才及背景均具優勢,例如金融貿易這必不可少的部分。第二是科技,這方面香港亦具一定優勢,例如法制上。而要扶助金融科技的發展,可在法制上再多做一點,例如香港金融管理局便剛就法制出拆牆鬆綁措施。」
 
「而這些措施,與早前由徐立之教授帶領我們基金會進行的研究,具一脈相承的作用。第一是加強合作。香港的金融監管機構包括香港金融管理局、證監會、保險業監管局一直不太互通,各自建構沙盒(Sandbox)監管金融科技,幸好現在大家都願意加強互通及合作。第二,金融監管機構的一大宗旨,是監管金融活動避免出現違法情況。過去,金融業在推出或優化金融產品及服務前,監管機構早已定明違反守則的條文,這有機會窒礙金融科技的發展;而現在的監管機構開始從用家角度出發,為金融業提供推行金融科技的指引,便利業界。第三,金融業主要以大型機構為主,令初創公司難有較大的發展空間,為改善情況,現在金融監管機構開始對從事金融科技的初創公司給與較大的包容。」
 
「以上三點,均能造就金融科技更完善的發展。當然,這些措施仍不足夠,但沒有這些新措施,相信會更阻礙金融科技的發展。」
 
 
論壇主持
  • 徐立之教授—港科院創院院長暨《創科博覽2017》顧問組召集人
 
論壇嘉賓
  • 馮國經博士—馮氏集團主席,團結香港基金副主席
  • 楊偉雄先生—創新及科技局局長
  • 盧煜明教授—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副院長
  • 錢大康教授—香港浸會大學校長
  • 黃元山先生—團結香港基金副總幹事兼政策研究院主管
 
合辦機構
  • 香港總商會
  • 香港中華總商會
  •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
  • 香港工業總會

 

(排名不分先後)